觉醒字幕组作品

科学与灵性之间达成和解的可能性(2)----有情的宇宙

紫光   发布时间: 2017-04-11 22:58   

吐槽21

本文采编自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请客观评论

评论 (21次吐槽

热门评论


04月13日 12:42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这个题目太好了,人们是时候好好想一想意识的问题了。 在此借字幕组的宝地谈谈我对意识问题思索的心得,供有兴趣的人参考。由于篇幅关系,只能简要谈及。欢迎讨论。 首先,我想谈谈意识的性质。 虽然人类现在还不能确定意识是何种存在,但是根据现有的资料,可以推断出意识的某些特性。 1. 意识的非物质性。并非说意识不是物质。而是说意识不是我们通常所知的固液气态物质,甚至不是量子态。可能是更高能量态或更高频率态。但它是一个稳定态,不会轻易瓦解或消散。 2. 意识的非物质依赖性。意识可以脱离物质而独立存在。物质消亡意识不会消亡。这一点可由转世轮回和濒死体验的研究得到佐证。 3. 意识具有发射性。意识在产生时和活动时特别强。在外界某些因素刺激下,也能发射本身的信息。水分子结晶实验和植物生长实验可以说明。 4. 意识的私密性。这是有条件的。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对的。但对于具有意识接收能力的‘人’来说,意识就不具有私密性。这一类‘人’包括仙,佛,外星人和特异功能者。我们通常称之为心灵感应。有很多这方面的记载,但由于人们的意识的私密性影响,人们多数忽略,曲解或否定了这类记载。 其次,谈谈意识和大脑的关系。 1. 意识可以脱离大脑而独立存在,因此大脑不是意识的载体,换句话说,大脑不产生意识。 2. 大脑的作用是转换器。它将外界的信息转换成意识能接受的物质形式,并发射给意识。或反之。仔细研究大脑结构可以发现一些端倪。 3. 人类的大脑具有接收意识的结构,只是这个功能在地球环境下被失活了。儿童时期有些特异功能可以说明这一点。 4. 在一点条件下,采用一定的方法,恢复这一功能应该不是问题。 详细论述在此不便给出。仅供有兴趣者参考。

6 1 回复

04月12日 11:03  
游客(广东东莞)

这个系列的文章真是写的太好了,读来如醍醐灌顶

5 0 回复

04月12日 00:27  
游客(湖南长沙)

这篇太棒了

4 0 回复

最新评论


06月09日 19:04  
游客(黑龙江哈尔滨)

猫咪和狗狗的图片最有爱,别的没看!

0 0 回复

04月14日 19:44  
游客(广东深圳)

"意识是如何从纯粹的物质之中产生的?"这句话之后,此文的方向就错了。自性无生无灭,因此这是个伪问题,不应该问。一切身外物质并无自性,处处随起随灭,但这中间却能折射出不同的“东西”

0 1 回复

04月17日 19:41  
Alex师太君

回复 @游客(广东深圳) :你没好好看文章

0 1 回复

04月14日 08:51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应该研究的是什么意识可以变成爱!

0 0 回复

04月13日 14:14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象征化的强迫选择 纠叩)的区分提供了打幵它的钥匙:第一个压抑预设了第二个压 抑。即对一种特定的被压抑内容来说,从意识彳前意识领域被推开是不够 的一它必须也被暴露给来自无意识的、来自已经被压抑的方面的某种 吸引。人们应该将这一对立翻译成拓扑学术语:被压抑内容的每一部分 都是“可历史化的”,即它不应该被打人不可触摸的禁忌,因为它能被 译回到匕/匕^系统一一除了无意识形式、除了收集被压抑内容之空洞位 置自身之外的一切。这一空洞的位置已经被创造,创造它的是与“正 常”压抑相关的原始压抑,而“正常压抑”被看作一种与其经验的、后 天内容相对的先验的、先天的框架。这一 “原始压抑”的、排除事物位 置的一一其精神分析的名称是死亡本能㈨⑶出如代)一一姿态不能被历史 化,因为它是历史性本身的非历史条件。由于那种原因,死亡本能不是 规定人们为了解释某些事件〔“因为死亡本能,人们在战争中互相残 杀”〉应该直接援引的积极的内容,而是规定在其范围内历史化游戏正在 发生的空洞框架:一种事件与其历史化方式、其象征碑铭方式间的最小 鸿沟——即推迟一一仍是敞开的。死亡本能代表从一个事件到其历史化 过程是彻底偶然的、决非奠基于真相自身的事实。〈以一种相似的语气, 德里达说到解构的不可解构条件。〕① 在上帝中,搏动的“旋转”一即膨胀和收缩、内化和外化之交 替^如何与道的出现关联起来?确切地说,道怎样卸下旋转运动的张 力?它怎样调节吸收力与膨胀力之间的对抗?道是在其对立的、膨胀的伪 装下的一种收缩,即在发出词的声音时,主体吸收了在他自己之外的他 的存在,他在一种外在符号中“凝结” 了其存在的内核。在(动词〉符号 中,我在我自己之外发现了我自己,同样,在代表我的能指中,我提出 了于我之外的我的统一:“似乎普遍的是,不能包容自己或不能在其自 这个个使历史化的空间保持开放的非历史鸿沟,也允许我们解释标准符号叙事与虚 幻叙事之间的差异:标准符号叙事仍在历史化的空间范围内,而(原始失落,阄割的〕虚幻 叙事努力讲述历史化13身之鸿沟出现的故事,讲述鸿沟(失落〉自身怎样发生的故事。

0 0 回复

04月13日 12:42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这个题目太好了,人们是时候好好想一想意识的问题了。 在此借字幕组的宝地谈谈我对意识问题思索的心得,供有兴趣的人参考。由于篇幅关系,只能简要谈及。欢迎讨论。 首先,我想谈谈意识的性质。 虽然人类现在还不能确定意识是何种存在,但是根据现有的资料,可以推断出意识的某些特性。 1. 意识的非物质性。并非说意识不是物质。而是说意识不是我们通常所知的固液气态物质,甚至不是量子态。可能是更高能量态或更高频率态。但它是一个稳定态,不会轻易瓦解或消散。 2. 意识的非物质依赖性。意识可以脱离物质而独立存在。物质消亡意识不会消亡。这一点可由转世轮回和濒死体验的研究得到佐证。 3. 意识具有发射性。意识在产生时和活动时特别强。在外界某些因素刺激下,也能发射本身的信息。水分子结晶实验和植物生长实验可以说明。 4. 意识的私密性。这是有条件的。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对的。但对于具有意识接收能力的‘人’来说,意识就不具有私密性。这一类‘人’包括仙,佛,外星人和特异功能者。我们通常称之为心灵感应。有很多这方面的记载,但由于人们的意识的私密性影响,人们多数忽略,曲解或否定了这类记载。 其次,谈谈意识和大脑的关系。 1. 意识可以脱离大脑而独立存在,因此大脑不是意识的载体,换句话说,大脑不产生意识。 2. 大脑的作用是转换器。它将外界的信息转换成意识能接受的物质形式,并发射给意识。或反之。仔细研究大脑结构可以发现一些端倪。 3. 人类的大脑具有接收意识的结构,只是这个功能在地球环境下被失活了。儿童时期有些特异功能可以说明这一点。 4. 在一点条件下,采用一定的方法,恢复这一功能应该不是问题。 详细论述在此不便给出。仅供有兴趣者参考。

6 1 回复

05月26日 13:52  
lucidreamer

首先笛卡尔说的是我怀疑,故我存在。怀疑和思考不是一码事。 赫胥黎在吃完LSD后说过,原来大脑不是用来获得知觉的,而是过滤意识的,是减小意识进入的,吃了毒品后不设防,结果涌入大脑的意识多了去了。

0 0 回复

04月24日 13:59  
Alex师太君

回复 @游客() :感谢你的发言和见解

0 0 回复

04月14日 19:46  
游客(广东深圳)

回复 @游客()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意识根本就不是个可以具象化的东西,不应该以“存不存在”来立论。就象屏幕上的图像,不能说不存在也不能说存在。意识不是源头,不识得心中心,心外心是不可能真正理解意识的本质的。

0 0 回复

04月15日 17:57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回复 @游客(广东深圳) :欢迎吐槽。看来你认为意识是虚幻的东西啰。可是请记住,意识是可以控制肉体的。我不认为虚幻的东西可以控制实体的东西。再说人在转世过程中,心都消亡了,何来心中心。我认为世上的一切都是物质的。不过意识的物质形态人们目前还不了解。再说一遍:意识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一种物质形式,并且是非常稳定的形式。

0 0 回复

04月14日 08:05  
xxm7668

回复 @游客() :你好,在哪能拜读您的大作?望一睹为快。

0 0 回复

04月14日 17:32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回复 @xxm7668 :多谢关注。大作还没有完成。只是个人在探索,很想与有相同兴趣的人分享提高,共同研究这个人体的大秘密。

0 0 回复

04月13日 09:06  
vella(来自觉醒App客户端)

我们的科学,只是一群科学家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不要守死理就是最好的和解。

0 0 回复

04月12日 18:32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我思”的过程描述为向着自身的回撤,这样就切断了自身与世界的联系,而仅剩下“我”与“我思”的关系。如此一来,周遭世界就被经验为缺失,而缺失意味着生成,这样一种客观的世界就由此生成了主观的世界。这样,主体的位置就清楚了,主体即空虚。恰恰是空虚实现了从客观到主观的过程,从自然状态到文化状态的过渡。这是因为,如果一个事物和这个事物F的表征(这个事物的词语、符号)之间不存在空虚,那么词与物之间就是同一的,词语就没有必要存在了。这也是符号学中的一个根本悖论:词于物只能又一个在场。只有当事物不在场,不清晰的时候,我们才需要用语言去描述或称谓它。因此,造成词与物不同一的就是主体——空虚。借用“消逝的中介”这一概念来描述主体,因此主体成为穿越疯狂的自然界不得不存在然而却又不得不在随后消隐的中介物。主体(消逝的中介)也同样是疯狂的,所以,疯狂是理智的条件,换言之,我们之所以理智是因为曾经疯狂,理智不过是穿越疯狂的产物。 接着,一个消逝的中介,完善了主体的整个过程。这里有必要把整个过程清晰地描述出来:实在界——切断外在联系——形成空虚(空虚的悖论)——主体外在化(词语)——象征界。主体的深渊(无)构成了一种恶性的悖论循环:一方面,无,“无所求”,另一方面,无,想要“无”,“无所求”是否定的收缩的意志,而“想要无”则是肯定的扩张的意志。(有趣的是,那些声称自己无欲无求的人正落入的一个悖论:他们一再需求“无欲无求”本身。)因此,虽然主体的构成是一种缺失,一种对自身对自身的清除(无所求),然而主体也同时是一个怀旧的主体:它总试图恢复自身的缺失(想要无)。对此,主体必须将自身外在化,这样,主体不在和客体相对立而是成为自身的外部客体。简单地说,主体此时充当你的眼球,你可以看到一切事物,除了那个观看的部分(眼睛自身)。当然,你看到你的眼球的唯一方式是照镜子,然而在镜子中,你的眼球却成了你自身的外部。因此,主体只能提供一种关于现实世界的视角,主体无法被确证在自身之中,而只能透过现实之“镜”被把握。 在最后一个过程中,主体主体化,或外在化是通过词语。当主体说出一个词语之时,主体就把自身的核心凝结在一个外在的符号里,而这个符号,这个镜子中的我实际上并非是我,于是,关于我自身的同一性就崩坏了。由此,“自身同一性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事物的同一性、单一性、一致性总是分裂的。换言之,总是存在事物自身的过度,

1 0 回复

04月12日 18:36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回复 @游客() :换言之,总是存在事物自身的过度,一种除不尽的剩余或是残留,例如一个词语的含义从来无法在这个词语自身当中被找到,而毋宁是在其他词语中被发现——我们通过其他词语解释这个词语。 最终,主体经过主体化,即服从词语的过程,从而到达意义上的象征界。在象征界中,主体化后,主体经由我们的整合能力,形成一个自我身份,而这个身份则是不断的通过主体化的逆过程

1 0 回复

04月12日 13:20  
游客(贵州贵阳)

、、、、、、、、动物能使用肢体语言,也可以通过照镜子学习产生【我】的概念!、、、、、【神经系统不是创造了意识,而更可能是强化了意识。】其实神经系统本就是意识的创造!、、、、、、、肢体语言是语言体系中的基础与重点!、、、、、、【意识】源于【心通道】,不是从大脑神经系统产生,因此我们误认为来自体内,我们需要探索的是【心通道】的那一面!!!O(∩_∩)O哈哈~

1 1 回复

04月12日 12:35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哲学家笛卡尔有个非常著名的命题“我思故我在”,这个命题原本是作为其认识论的起点,大意是说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被怀疑,你看到的东西可能只是幻象,也可能是自己在做梦,但只有你在怀疑这个点是不可怀疑,因为即便是我怀疑我在怀疑,依然是我在怀疑,这样就能得到一个怀疑的主体,即我的存在性。 实际上,假若我们仔细思索一下,就会发现“我怀疑”和“我思”并不是一回事。相比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当你真正进入沉思状态的时候,不是体会到自己的存在,而是恰恰相反的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之中。换句话说,就变成了“我思故我不在”。在叔本华的哲学中,所谓的“在”就是意志,但要进入到纯粹的客体认识或者是审美活动时,反而会暂时忘记自己的意志,这样的“不在”状态被叔本华称为自失。 要达到“我在”的目的,一般性的“思”其实是不够的,必须要能够做到“反思”。所谓反思,就是认识从客体返回到主体之上,就好像是蝙蝠发出的超声波一样,只有返回到自身之后,才能够真正确认自己的存在(以及一样可能是幻象的客体)。换句话说,就是“我反思故我在”,而笛卡尔的版本则是“我怀疑故我在”。在通常状态下,怀疑中总是包含着反思的过程,这是因为在怀疑中常常包含着一种意志的挫折,假若我们的思考是顺利的,那么自然就用不着怀疑,现在我猜测它是这样的,结果它可能却是那样的,难道是我错了? 对此我们可以给出一个直观的模型,假设有一束光线从主体出发,在通常情况下都会在客体上折射或漫反射,使得主体隐隐约约感受到自身。要是客体能够完全吸收光线或者是当光线透过,那么就是上面所有的自失,使得主体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之中。要是客体像镜子一样反射大部分的光线了,那么主体就在客体上看到了自身的形象,这就是“我思故我在”的理想状态了、 由此可见,“反思”中的“思”似乎也不是本质性的,我们还可以提出“我感知故我在”,尽管你看到的客体可能只是幻象,但通过反思就可以发现,必须要有一个主体在看。即便你非要怀疑这个主体,至少也得有个能够怀疑主体的主体,这样同样能够确证自己的存在。类似的,对于的做梦的情形,也可以说是“我梦故我在”。这里的关键就是尽管不能确认客体一定存在,但可以通过反射来确认主体的存在,也就是说“我反思故我在”中的“反”与“思”可以分来解释,假若我们把这里的“思”可以作为默认前提省略掉,那么就可以得到更为 抽象的命题“我反故我在”。 “我反故我在”极端的状态就

2 1 回复

04月12日 13:25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回复 @游客() :“我反故我在”极端的状态就是“我痛故我在”,身体的有些部分(特别是内脏器官)一般的不会被注意的,但要是什么时候那个部位受了严重的刺激,产生了疼痛的感觉,自然就会不可避免的得到注意。与一般的感知和怀疑不同,疼痛的主要目的就是为提示自己的存在,可以说是肉体反思的一个典型形式。 以上只是就认识论的角度对“我思故我在”进行的分析,实际上我们还可以由一个伦理学的角度。换句话说,就是把这里的“在”解释为一种意义的设定,这样“我思故我在”的原始命题就变成对思考价值的肯定,类似于“有思考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这样的励志名言。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完全可以自己来制造类似的句子,比如加缪的“我反抗故我在”

0 0 回复

04月12日 11:59  
游客(觉醒火星网友)

前半段是属于先验知识

0 0 回复

04月12日 11:03  
游客(广东东莞)

这个系列的文章真是写的太好了,读来如醍醐灌顶

5 0 回复

04月12日 00:27  
游客(湖南长沙)

这篇太棒了

4 0 回复
推广
推荐阅读
   6236   
   15119   

我们的微信号


觉醒字幕组官方QQ群:未解之谜群 384041544
觉醒字幕组官方QQ群:灵性成长群 244975066